心理學家在香港:正商議的規管引起爭議

早在2016年,衛生署就決定為一些不受監管的職業定義一個框架*。即使目前已經有以學會為本的自願註冊安排,政府也希望協調那些類型學科的職業實踐。現在正在討論的學科是臨床心理學,而擬議的規管引起了一些關注,特別是對於在海外接受培訓的從業人員。

Healthy Matters的使命是為您提供可靠的健康資訊。 本文旨在解釋一個高度政治化的問題,該問題將來可能會影響您會見臨床心理學家。

 

間接排斥非廣東話心理學家可能會對香港人口中6.1%不懂說廣東話的人產生重大影響。語言和文化是讓心理學家與患者建立關係的重要部分。他們溝通時如有任何障礙,都可能會損害診斷和有效治療的能力、以及與治療師建立信任關係的能力。

什麼是心理學家?

臨床心理學家是提供心理健康的專業人士,在精神疾病的診斷和治療方面接受了高度專業的培訓。他們觀察和傾聽患者,並根據行為以及人們與環境的互動方式來作出評估。臨床心理學家治療情緒、心理和行為問題。與精神科醫生不同,心理學家不能開藥。

目前在香港關於心理學家的法律框架是什麼?

涉及哪些組織?

目前已經有學會嘗試建立框架和監管標準。 他們的目標是確保職業道德和操守。現時主要有兩個學會: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DCP)香港臨床心理學博士協會有限公司(HKADCP)。這兩個學會都有在社會福利署、衛生署和醫院管理局等公共部門的幫助下制定了接收會員的標準。

一方面,自1982年以來,香港心理學會一直代表著大約500名從業員,他們主要在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畢業。另一方面,於2011年成立的香港臨床心理學博士協會有限公司成員較少,其心理學家主要從城市大學的自費課程畢業。

在香港工作的海外臨床心理學家呢?

在提交必要的文件和受過培訓的證明後,在海外接受培訓的臨床心理學家也可以成為這些學會的一部分。

香港政府為什麼要對心理學家進行更多的監管?

衛生署希望提供更良好的服務水平並提供可靠的資訊。由於這項決定,政府雖然認同自願性基於社會的註冊的重要性和有效性,但同時希望進一步達到此願景。他們希望公眾能夠做出更明智的決定。

衛生署於2016年12月實施《認可醫療專業註冊計劃》。它的原則是一個專業、一個專業團體、一份名冊

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SPHPC-CUHK)已被政府任命為認證代理人。它的作用是通過客觀、公平的過程選出一個獨立機構,該機構將負責註冊的工作、管理相關行業和制定專業標準。

為什麼這個計劃會引起爭議?

當衛生署指出臨床心理學是要管制的職業之一時,這項宣布便引起了一些分歧和競爭。臨床心理學組(DCP)宣布,在香港臨床心理學博士協會有限公司中,大約有100名成員具有不同的標準。而這計劃會帶來重大的影響,因為威脅到已經有病人和正運行的診所的100名成員。由於兩個組織無法達成共識,這再次強調了監管的必要性。

2018年6月,臨床心理學組(DCP)就認可醫療專業註冊計劃提出了關於認可標準的提案。但是,即使經過三輪磋商,這一提議仍遠未達成共識。

在香港工作而在海外受訓的心理學家會受威脅

DCP提交的建議引起了疑問,尤其是在海外接受過培訓的臨床心理學家。根據建議,要成為香港的註冊臨床心理學家有6個累積標準。

其中,有些特別令人擔憂:

  • 除了要求從業人員持有心理學的碩士學位或博士學位以外,還要求學士學位。但是,這並不是每個國家(例如美國)的強制性要求。
  • 該提案要求從業人員具有本地心理測試及量表方面的專業知識和技能。但是,海外心理學家並沒有接受過本地心理評估的培訓。
  • 在培訓期間,必須進行現場監督的臨床實習,包括監督所有三個主要臨床人群(成人、兒童、有心理問題的青少年以及有特別醫療或精神狀況的人)。但是,這並不是其他地方的要求。
  • 該提案亦提出了豁免不符合標準的心理學家,但豁免範圍非常嚴格。提案建立了“在特殊情況下”的條件,但它給認可機構留下了非常廣泛的酌處權。

治療外籍人士的心理學家對此有何看法?

我們詢問了在香港出生的Dr. Sharmeen Shroff 對最新的提案有何意見。她在美國完成了心理學的博士課程,並在心理學領域執業超過14年。

儘管Dr. Shroff 完全支持規管臨床心理學家專業團體的決定,但她希望自己能夠可以繼續在港執業、提供她接受過專業培訓的服務,為患者的利益著想。

Dr. Shroff 亦是一間名為Central Minds的私家心理學診所的創辦人,她解釋:心理治療主要依靠口頭交流,同時心理學家對個人的文化和語言要有深刻了解。如果目前的提議原封不動地通過,香港的外籍人士將很難與具有他們的文化和語言理解能力的心理學家接觸,因而不能為他們提供有效的治療。

如果沒有文化及語言的理解,我擔心我們的患者將無法獲得他們需要的服務。一旦奪去個人可以去看一個說相同的語言並且能理解他們的文化複雜性的臨床心理學家的選擇,可能會造成心理健康危機。

對諮詢過程獨立性的懷疑

在最後一輪諮詢中,DCP改名為“香港臨床心理學家協會”(HKICP),並聲稱已由SPHPC-CUHK任命為認可的專業機構。然而,鑑於仍未達成共識,這似乎是不可能的。

SPHPC-CUHK宣布DCP更改名稱不是問題,這令到心理學家社群質疑其完整性和獨立性。為了抗議,他們願意“完全抵制所謂的“ HKICP”磋商程序”。他們要求一個獨立的第三方來評估建議。他們提醒SPHPC-CUHK,每個組織都有權提出議案,在未達成共識的情況下提前委任DCP似乎不公平和不成熟。

即使現時的確是有監管的需要,而且制定監管政策的理由亦很充分,但希望SPHPC-CUHK會闡明該過程,以消除程序出現偏頗的感覺。

如果您想支持在海外接受培訓的臨床心理學家,您可以在這裡簽署請願書,要求更具包容性的議案。

*除臨床心理學家外,規管的對象亦包括以下專業人士:聽力學家、聽力學技術專家、手足病醫生/足病醫生、牙科手術助理、牙科技術專家/牙體技術師、牙科治療師、營養師、配藥員、教育心理學家、製模實驗室技術員、矯視師、義肢/裝具專家、科研人員(醫學)和言語治療師。

本文由Healthy Matters獨立撰寫,未經贊助。它僅提供資訊,不能取代專業的醫療建議、診斷或治療。不應將其作為特定的醫療建議。